2014年05月21日

安卓手机刷机之后想找个精简系统的包包主要看哪里?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014-03-08展开全部对于整个市场消费起到了很大的引导作用,一些原本应该在这个季节热卖的高档烟酒销售遇冷。

  记者走访了寮步镇几家大型烟酒批发商场,记者看到整个柜台上都是冷冷清清,像和天下、九五至尊等售价百元的高档香烟和茅台、五粮液等售价在千元以上的高档白酒都显得有些落寞。商场的值班经理告诉记者,按照往年,这些高档烟和高档酒都是比较缺货的,今年不仅不缺,而且一些高档酒都有10%左右的降幅。

  某烟酒批发商场值班经理:“因为国家的一些政策的话,我们这边烟酒的销售是有所下降的,下降大概在10%左右。”

  针对高档烟酒销量下滑的趋势,各商场方也是积极地调整营销策略,将重心放到了中低档烟酒的促销上。在另一家高档烟酒礼品店,顾客同样是冷冷清清,为了适应市场,该商家今年特意推出了特价酒专区,并且将售价在伍佰元左右的酒品摆到了醒目位置。

  寮步某烟酒礼品店经理:“我们主动瞄准婚宴用酒市场,还推出很多优惠,以谋求销售上的转型。”

  寮步某烟酒批发商场值班经理:“针对销量下滑的趋势,我们也想了很多办法,比如我们针对婚宴,做了很多调查发现,很多批发部酒水没得退,我们可以做到在酒水批发出去的同时,用

  去年7月初的一天,在武进做烟酒批发生意的阿强又接到了老乡飞哥的电话。电话里,飞哥叫阿强带着现金到武进牛塘某厂房仓库内等他。这已是3天内飞哥介绍的第二桩买卖了。阿强的生意虽不大,可养家糊口倒也足够。跟飞哥做这单子生意之前,阿强与飞哥有过其他生意往来,两人合作也挺愉快。

  接完电线万多元现金,按照飞哥给的地址,凌晨5点多到达约定地点。他到达时,仓库内已有4名中年男子在等他了。阿强刚下车,其中一位名叫大伟的人走上前来。

  一番寒暄之后,大伟打开了脚边的一个黑色大包,阿强仔细一看,包内都是散装的中华、芙蓉王等香烟。大伟对阿强说,包里所有香烟都以6.5折的低价卖出,现付现结。

  这么低的价格,香烟不会是来路不正吧?阿强有些担心。可想到自己之前也帮飞哥做过几次香烟收购生意,都没有问题,看来这次是自己多虑了吧!在可观的利益诱惑之下,阿强将3万多包香烟一次“吃下”,付现2万多元。之后,阿强将这些香烟以正常折扣价倒卖给其他批发商铺,从中赢利2万多元,利润由阿强和飞哥五五分成。后来,大伟等人盗窃团伙被抓,供出了阿强收赃一事。

  法院审理认为,阿强的行为已经构成隐瞒、掩饰犯罪所得罪。最终阿强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1万元

  假烟利润有多高?重庆晚报记者通过采访揭开谜底生产一条假冒高档烟,工人挣1.4元至3元,批发环节利润15元至20元,零售环节利润140元至390元。所以,一些名烟店不惜铤而走险贩卖假烟,也有人专开名烟店销售假烟牟利。

  昨天,涪陵区法院透露,国庆节前夕该院开庭审理了一起29个被告人、涉案1500多万元假烟团伙。重庆晚报记者采访涪陵区烟草专卖局、检察院和法院,了解到诸多内幕。

  据承办检察官介绍,这起特大假烟案涉及71人,从作坊生产工人、客货车运输司机,到假烟批发商、名烟店零售商等各个环节都有。因涉及案情不同,这次起诉的有29人。

  根据现有证据调查到,从2010年7月至2011年11月案发时,犯罪嫌疑人张江明、张慧校,从广州以65元至150元不等价格购进云烟、玉溪、中华、黄天子等品牌假烟,通过广州至重庆长途客车发送到重庆。然后,张江明雇佣主城区驾驶员,将假烟以80元到230元不等价格送到部分名烟名酒店。名烟名酒店则以同等品牌名烟价格销售给烟民。

  检察官称,由于案情重大复杂,该案引起市公安局和涪陵区委高度重视。该院组织专案组4人,由检委会专职委员带队提前介入,对该案的证据收集、固定和完善及侦查取证方向提出建设性意见和建议。

  涪陵区检察院指控,张江明、张慧校等人作为批发商,多次从广州购进价值65万余元的天子、玉溪、云烟等品牌假烟7131条,批发给涪陵区、渝北区、北碚区等8个区县的38个零售商。

  2010年1月至2011年11月期间,章林财等21个名烟店老板,分别从张江明、张慧校等处购进假烟销售,共计价值人民币1551万余元。

  承办检察官称,不少假烟贩子具有较强反侦查能力,一旦发现风吹草动,宁愿收手不做这单业务。

  据名烟店老板尹某称,2010年9月,他打算进货囤积到2011年元旦销售,于是联系了上家。上家把货拉到九龙坡区白市驿天赐温泉附近加油站公路边。当他准备接货时,发现附近停着的一辆黑色桑塔纳轿车的雨刮在晃动,而当天并没下雨。

  他细心观察到,桑塔纳轿车里有人拿着照相机对着送货车拍照,于是给上家打电话:“有人跟踪,我不接货了。”

  过了一段时间,他又给上家联系,商量在一个晚上接货。在接货地点附近,他又发现一辆黑色桑塔纳小车跟在后面,于是果断掉头回家。

  案发后,尹某的上家张江明交代,接到尹某电话后就让司机把货拉回来。送货司机龙某交代,张江明叫他注意后面是否有尾巴。那些货都是包装很好的纸箱,外面印着化妆品、音响、微波炉、鱼缸和密码箱等与香烟无关的字样。

  据涪陵区烟草专卖局执法人员介绍,主城区部分名烟店的高档假烟来自广州,并不是通过物流专车集中运输,为打击带来一定难度。

  执法人员掌握到,有广州至重庆、四川等地的长途客车,到了重庆内环、区县等地高速路口都要刹一脚卸下纸箱,纸箱外包装字样与香烟无关。

  2011年10月26日,张江明在江北观音桥租了一辆别克商务车,前往重庆至合川高速路草街路口接货。大巴停车下客,张接了两三箱货,被警察包围。

  烟草执法人员称,张江明是假烟批发商。在涪陵区烟草和警方配合下,张及下家、名烟店老板纷纷被查获。

  随着张的归案,假烟生产窝点成了重点。在广东警方协助下,很快将假烟窝点端掉。

  这个假烟窝点藏身广州天河区苏庄大街79号民房二楼。房东称,窝点是个叫阿兵的人租的,阿兵请的工人经常换。2011年11月被抓的两男四女是当年才来的。阿兵租房时说是做宿舍,其实偷偷做假烟。

  庭审中,检方指控29人涉嫌非法经营罪。庭审中,多名被告人的辩护律师对指控罪名、犯罪金额提出异议。因案情重大,法院没有当庭宣判。

  制假者张良慎称,老板阿兵接到订单后给他们下任务,制作原材料一般是低档三四元一包的真烟烟丝。做出来的是天子、云烟、玉溪、黄鹤楼1916、九五之尊等高档烟。客户需要什么样的高档假烟,他们就做什么。

  制作流程:先用锡箔纸把模子裹起来,再把烟的外包装包上去做成支状。每支烟成型后接上烟嘴,装入烟盒,用乳白胶粘好,用透明塑料纸包好后用熨斗熨好。做好的烟装成条,然后装箱,就可以出货了。

  承办检察官称,阿兵把订单完成后就通知批发商张江明等人,张马上电话联系平时送假烟的长途大巴司机,大巴司机一般在广州绕城高速路口接货。货到重庆、四川后,批发商安排在主城搞运输的司机,到四公里、北环路口等高速路口接货。接货的一般是长安车。

  张江明接到货后,都发到名烟店。张交代,在重庆的下家有13个老板,这些老板有的开了三四家名烟店。下家接货也比较神秘,很多在路边接货。

  工人张某供述,每做一条假烟有1.4元、2元、3元不等加工费。一般做软云烟、软玉溪、软天子1.4元;黄鹤楼1916和论道2元;兰州飞天3元。每月收入一两千元。

  张江明供称,从阿兵处进的假烟价格(均为条):软玉溪65元,软云烟65元,软天子90元,硬中华90元,软中华90元,扁天子110元,南京九五至尊、黄鹤楼1916和传奇天子110元,锦绣天子60元。批发给下家:软云烟80元;软玉溪80元;软天子110元。

  名烟店丁老板称,他进的假烟总价2.18万元,销售总值9.1万元,售价翻了近5倍。比如,软云烟售价220元,软天子售价500元。

  检察官由此查出,生产工人每条假烟挣1.4元至3元,批发环节每条高档假烟利润为15元至20元,零售环节每条假烟利润140元至390元,超过生产工人上百倍。

  涪陵烟店刘老板供称,一个网名叫1916的人向她推销高仿假烟时称,高仿烟是用真烟做的,多数消费者无法辨认,卖出去很少出现问题。于是她进了点,卖出后果真没人找上门来。

  昨天,重庆晚报记者通过搜索引擎找到一个销售高防烟的网站,与网名叫高仿香烟的销售员QQ对话。

  销售员称,高仿烟一般通过网络销售,两条起卖。“全部用原厂烟丝做的,口感和包装、防伪都一样。即使烟草专卖人员也查不出来。”如果发现烟丝不是原厂的,包退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