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胡艺:周久耕远去官场“九五至尊”健在(全文)

  6月25日,陕西大荔县人民政府网发布县委书记等领导慰问贫困党员新闻。稿件的一张配图中出现一盒“九五至尊”香烟摆在书记孙云峰前面。据悉,此烟每条参考价在千元以上。随同的宣传部长称烟是村支书拿来的,里面只有两三根,已批评了村支书。6月27日记者访问该网站的时候,这幅照片已经被删除。(6月28日《西安晚报》)

  大荔县政府网高调发布县委书记等一干领导慰问贫困党员的亲民照片,没想到因为一盒“九五至尊”成了公众质疑的靶子。面对质疑,随行的宣传部长称烟是村支书拿来的,而村支书的烟是战友送的,里面只有两三根,县领导发现是“九五至尊”后当场批评了村支书。这样的解释表面上把县领导奢侈消费的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其实根本上是掩耳盗铃。既然县领导当场批评村支书上“九五至尊”香烟,随行的工作人员与记者不会集体失聪、听不见吧。如果有人重新摆拍撤掉天价烟的领导亲民镜头,或者PS掉天价烟画面,根本轮不到网民们评头论足。

  然而,在县领导批评之后,大荔县政府网依然高调展示摆有天价烟的照片,莫非有人把领导的话当耳旁风,存心给领导难堪?大荔县政府网工作人员如此“不懂政治”,如此有违常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至于大荔县政府网在媒体曝光以后快速删除照片更是有点欲盖弥彰的意味了。

  其实,不管烟是县领导自带的,还是村支书准备的,都无法改变县领导慰问贫困党员抽“九五至尊”的事实。一盒“九五至尊”几乎相当于一个贫困党员一个月的生活费。摆在县委书记面前的“九五至尊”无疑与慰问贫困党员的亲民氛围格格不入。县领导能否不抽“九五至尊”多给贫困党员一点关爱,多做点民生实事?

  南京抽“九五至尊”的房产局长周久耕落马以后,我曾撰文说,周久耕事件并不是舆论的胜利。换言之,个案查处只有个案意义,并不具有标本价值。试想:如果当初周久耕没有发表那番高论,或者说媒体没有报道此事,即使周久耕所在的江宁房产局查处了亏本卖房的开发商,即使周久耕一天抽N包“九五之尊”,继续大肆收受贿赂,恐怕也不会引起舆论关注,更不会引起纪检部门注意。周久耕被查处那是活该,谁让他大放厥词?为人太高调?但是还有多少公仆仍然在抽着天价烟,享受着腐败潜规则呢?在我看来,后周久耕时代,县领导慰问贫困党员依然公开抽“九五至尊”,还不能由被质疑的官员自说自话——村支书战友送的。上级纪检部门不妨比照周久耕事件启动调查程序。否则,周久耕先生在监狱里会愤愤不平,公众舆论也不会答应。

  虽说周久耕天价烟事件曝光以后,高调抽“九五至尊”的官员越来越少,网友围观官员抽“九五至尊”照片的机会并不多。但是并不意味着官员抽天价烟的潜规则已经改变,更不意味着公务接待支出会减少。只是有的官员回避舆论监督而已。

  6月25日,陕西大荔县人民政府网发布县委书记等领导慰问贫困党员新闻。稿件的一张配图中出现一盒“九五至尊”香烟摆在书记孙云峰前面。据悉,此烟每条参考价在千元以上。随同的宣传部长称烟是村支书拿来的,里面只有两三根,已批评了村支书。6月27日记者访问该网站的时候,这幅照片已经被删除。(6月28日《西安晚报》)

  大荔县政府网高调发布县委书记等一干领导慰问贫困党员的亲民照片,没想到因为一盒“九五至尊”成了公众质疑的靶子。面对质疑,随行的宣传部长称烟是村支书拿来的,而村支书的烟是战友送的,里面只有两三根,县领导发现是“九五至尊”后当场批评了村支书。这样的解释表面上把县领导奢侈消费的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其实根本上是掩耳盗铃。既然县领导当场批评村支书上“九五至尊”香烟,随行的工作人员与记者不会集体失聪、听不见吧。如果有人重新摆拍撤掉天价烟的领导亲民镜头,或者PS掉天价烟画面,根本轮不到网民们评头论足。

  然而,在县领导批评之后,大荔县政府网依然高调展示摆有天价烟的照片,莫非有人把领导的话当耳旁风,存心给领导难堪?大荔县政府网工作人员如此“不懂政治”,如此有违常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至于大荔县政府网在媒体曝光以后快速删除照片更是有点欲盖弥彰的意味了。

  其实,不管烟是县领导自带的,还是村支书准备的,都无法改变县领导慰问贫困党员抽“九五至尊”的事实。一盒“九五至尊”几乎相当于一个贫困党员一个月的生活费。摆在县委书记面前的“九五至尊”无疑与慰问贫困党员的亲民氛围格格不入。县领导能否不抽“九五至尊”多给贫困党员一点关爱,多做点民生实事?

  南京抽“九五至尊”的房产局长周久耕落马以后,我曾撰文说,周久耕事件并不是舆论的胜利。换言之,个案查处只有个案意义,并不具有标本价值。试想:如果当初周久耕没有发表那番高论,或者说媒体没有报道此事,即使周久耕所在的江宁房产局查处了亏本卖房的开发商,即使周久耕一天抽N包“九五之尊”,继续大肆收受贿赂,恐怕也不会引起舆论关注,更不会引起纪检部门注意。周久耕被查处那是活该,谁让他大放厥词?为人太高调?但是还有多少公仆仍然在抽着天价烟,享受着腐败潜规则呢?在我看来,后周久耕时代,县领导慰问贫困党员依然公开抽“九五至尊”,还不能由被质疑的官员自说自话——村支书战友送的。上级纪检部门不妨比照周久耕事件启动调查程序。否则,周久耕先生在监狱里会愤愤不平,公众舆论也不会答应。

  虽说周久耕天价烟事件曝光以后,高调抽“九五至尊”的官员越来越少,网友围观官员抽“九五至尊”照片的机会并不多。但是并不意味着官员抽天价烟的潜规则已经改变,更不意味着公务接待支出会减少。只是有的官员回避舆论监督而已。

  我认为,后周久耕时代,至少有两个方面的事情要做。第一,纳税人以《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要求政府公开公务接待支出。虽然政府公开信息过多会增加政府工作量,甚至还会自曝家丑(比如天价烟事件就给当地政府带来压力),但这正是建设责任政府、透明政府所需。如果政府对纳税人应该了解又迫切了解的信息不公开的话,即使政府工作廉洁高效,公众仍有可能“以小人之心”怀疑政府刻意回避社会监督,对政府公信力产生种种猜疑。

  第二,创新制度设计,管好权力,扎紧公共钱袋,约束公款买烟腐败行为,铲除天价烟的市场土壤。公款消费烟草制品不仅造成腐败浪费,加重纳税人负担,而且误导社会风气。从“百官倡烟”到天价烟事件,都折射出当下公款买烟的现状与艰难的控烟语境。笔者认为,禁止公款买烟应该形成刚性制度约束,取得实效。从长远来看,禁止公款买烟应从制度上升到法律层面,像治理贪污受贿一样治理烟草消费腐败,从而逐步打破公款买烟僵局,这或许比围观、查处一起两起天价烟事件本身更有价值。